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态 > 媒体聚焦
【中国教育报】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淄博温度”
发布日期: 2023-07-17 09:20 浏览次数:

本报记者 黄璐璐 魏海政 通讯员 张桂玲    

■“数字化转型之新型教与学”·实践篇①

编者按

2020年,教育部遴选确立了“基于教学改革、融合信息技术的新型教与学模式”实验区,旨在推进教学数字化改革。在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指导下,实验区专家组秘书处(首都师范大学人工智能教育研究院)与中国教育报联合推出“数字化转型之新型教与学”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进场、拿号、排队,亲手点击鼠标,显示分班,几分钟孩子入学分班轻松搞定。得益于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重庆路小学推出的数字化“阳光分班”,今年一年级新生家长对这样公开透明的分班方式忍不住拍手称赞。

这样的分班方式已经在淄博市不少中小学推行了3年。这仅是淄博市充分发挥教育数字化优势,破解群众急难愁盼问题的暖心之举之一。

“群众的呼声,就是服务的哨声。”淄博市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孙英涛表示,在推进教育数字化转型中,需要始终坚持时时、事事、处处瞄准人民群众最迫切、最现实的教育需求,充分发挥数字化技术优势,补齐服务短板,让人民群众拥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数字为媒

撬动课改更加“接地气”

在淄博市高新区华侨城小学四年级美术课堂上,学生秦明煜根据自己眼中的“淄博烧烤”,正在专心创作着动漫作品。“我们虽然年龄小,但一样可以做志愿者,给大家指路!”屏幕上,惟妙惟肖的人物形象,再配上秦明煜设计的人物对话,满屏都是温馨而美好的“人间烟火气”……

“家长对优质教育的迫切需求,教师对专业成长的迫在需要,促使我们迈出了大胆探索课改的第一步。”高新区教研室主任晏璟说。

作为典型的新建城区,10年前的高新区师资队伍力量较弱,专业教研引领极为匮乏,区域教育基础薄弱问题非常突出。怎么办?课堂是学校教学的主阵地,就从课堂入手。高新区的课改,正是针对教学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借助数字化杠杆撬动了全区教育的整体变革。

高新区从美术学科教学出发,围绕跨学科教学开展课程融合探索,提炼出了三种不同形式的数字美术教学模式:“大课堂整合”,即信息技术教师与美术教师同上一堂课;“基于平板模式教学”,即数字微课+美术教师讲授;“融入式+兴趣小组”,即课堂普及基础认识,课后加强技能拓展。以此为基础,逐步开拓出了具有高新区特色的数字美术课程体系。如今,数字美术教学的改革正在一步步辐射到其他学科教学,教学质量明显提升,高新区踏上了数字化课堂教学的正轨。

数字化同样让教育基础相对薄弱的桓台县迎来了课堂教学“大变样”。在桓台县农村的田庄中学初三(3)班的教室里,学生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触控一体机,屏幕上桓台县实验学校的名师正在将60瓦和100瓦的两个灯泡并联、串联在家庭电路中……“呀,灯泡亮度不一样!”“亮度居然和度数相反。”屏幕上的实验结果,引发了两个教室的学生们热烈讨论……

“本地课堂和远端课堂的互动,直接调动了学生学习兴趣,而且名师知识讲解更清晰,实验操作更规范,给学生带来了极好的学习体验,学习信心明显提升。”在田庄中学校长刘波的眼中,基于互联网的“三个课堂”不仅仅是将优质资源送到了偏远学校,推动乡村学校提升教学质量,更是将美好未来的种子深埋在了孩子心中。

“应用为王、服务至上”,淄博坚持这一理念,因地制宜,全面推开教育数字化转型建设,智慧课堂、智慧作业、智慧教研、数字美术、数字体育、数字德育、数字阅读、数字治理……从学科教学到“五育并举”、从学校教学到学校管理,数字化为淄博实现更加公平、更有质量的教育按下了“快进键”,让越来越多的孩子获得更好的学习体验。

“码上”相约

教师成长充满“烟火气”

“太好用了!我这样的新手教师,打开一个二维码,就能找到一位贴心的师傅。”谈起数字教研的好处,张店区湖田小学今年刚参加工作的数学教师王子康满脸兴奋,“每个教师都可以根据自己备课中遇到的不同问题,有针对性地选择打开云资源进行学习。”

“一码在手,备课无忧”,是张店区实施数字教研以来出现的新景象。近年来,数字化转型赋能如同“寻常烟火”已深入到了教师日常教学与生活的方方面面。“有问题,码上见”,成了张店区破解传统备课“低质重复”难题的一把“新钥匙”。

“我们尝试把各种资源像课本一样,梳理目录,形成‘教材解析—单元备课—典型说课—经典课例’的资源包,然后把大约有8个G的资源包,变成一个个二维码。”张店区教育研究中心小学数学教研员翟娟告诉记者,“教师需要什么,扫一扫便可看到教材解析或典型课例示范的视频。”目前,全区小学数学学科已形成教材解析60个,大单元教学备课20个,典型课例展示50个,基本满足了区域不同层次教师的需求。

数字教研也带来了教师研修模式的转型。在张店区的新教师培养工作中,融观摩、互动、研讨为一体的新型数字化教研模式逐渐替代了以往传统的听评课模式,即授课教师、听课教师、教研员同时参与教研互动,听课教师在教研员核心问题引领下借助平台观课,团队成员和教研员利用软件进行实时教研。“在数字化的教研模式下,授课教师成了主角,有效地激发了教师成长的主动性。”翟娟说。

在数字教研下,一线教师快速成长,作为领头羊的教研员又该如何科学、精准地确定教研主题与教研活动?淄博市基础教育研究院院长孙水英介绍,在淄博市数字教研平台的支撑下,教研员和学科组长依托数据分析,确定研修主题。同时,以学情匹配精准教研,教师结合“评价数据和学情数据”开展教研。“通过平台数据看板,可以非常直观地看到数据变化,进行数据分析,推动教研从经验型、粗放型、封闭型向精细化、可视化、开放型转变。”孙水英说。

“向需求而行,为成长‘升温’!”在孙水英心中,这是淄博教育数字化的鲜明特色,也是给予教师们的一份“温情牌大礼”。

以人为本

教育治理有了“温度计”

数字化和学校内部行政管理怎样才能相融相促,进行流程再造,提高学校治理水平,为教与学服务?

如何打破数字孤岛,进行数据整合、系统整合、业务整合,实现互联互通互动,为决策提供科学支撑?

在教育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这是两道“必答题”。

“数字化改革首先需要一个基座——一体化智能化公共数据平台,把一个个‘信息孤岛’连接成‘数字大陆’,数据才会发挥价值。”淄博市教育信息化研究院院长王迎军表示,淄博一直努力构建“智脑结合、物联感知、数据分析、按需推送”的数字化智慧教育环境。而今,教学环境数字化建设与应用的全覆盖,为教育数字化提供了有效的数据来源。

在张店区世纪中学,学生智慧接送管理系统的建立,有效破解了家长接送学生“拥堵”难题。该校校长赵忠介绍,系统将访客、车牌识别、智能通道、电子班牌、手机APP等多种智能化管理手段相结合,通过校园独立的车辆识别系统,实时监控车辆和交通情况,及时把控进出校园的车辆数量和车速,减少拥堵时间,大大提高了接送效率。

“智慧接送,不仅安全,更省时省心!”初二(1)班的学生家长贾女士开心地说,“孩子通过电子班牌查看家长进校时间,家长通过放学信息查询系统查看学生的留堂信息,接送特别快,更不会错过时间。”

“督导+数字化”则充分发挥“综合应用”“责任督学”“教育高品质发展监测”三个子系统的作用,帮助督学借助APP上传现场图片及信息、提出整改意见、整改落实,实现了网上督导闭环管理,既便捷又高效。淄博市已连续四年荣获省对市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评价优秀等级。

“大数据的价值,并不是一堆冷冰冰的数字,而是在于通过对海量、多维的数据进行深度挖掘与系统分析,揭示隐含在数据背后的关系或价值。”淄博市教育局总督学、三级调研员高权说,将大数据技术应用于教育优质均衡督导评估,将以往的基于小样本数据或片段化数据的推测向基于全方位、全程化数据的证据性决策转变,能够客观揭示更有价值的教育发展特征,使得教育优质均衡评估实践更加精准与深入,更有人的温度。

“民心民意始终是反映工作水平的‘温度计’。教育数字化最终的目的在于促进人的发展,而不仅仅是技术。只有激发了人的内生力,教育数字化的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出来。”孙英涛表示,沿此方向,淄博教育正在以更加强劲的发展势头,跨入一条新赛道。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