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态 > 媒体聚焦
【科技日报】独立学院:如何探索出自己的道路?
发布日期:2019-06-28 09:56 浏览次数:

张伟星坐在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铁骑山路79号青岛理工大学琴岛学院主校区的会议室里侃侃而谈,他的面前坐着一排慕名而来的拜访者。拜访者的身后,“全国先进独立学院”的牌子被摆到了显眼位置。拜访者对琴岛学院的兴趣与这块“金字招牌”有关。

“作为国内近三百所独立学院的一份子,琴岛学院办出了自己的特色。”作为院长,张伟星强调了几个数字:办学15年来,已累计培养毕业生5.1万人;毕业生的核心指标,比如就业率、考研率、专升本率居山东省普通高校前列;近三年来,参加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数学建模大赛、电子设计大赛、世界机器人大赛等各类大赛并夺取了413项大奖……数字代表着实力,并体现在口碑中。

不同网站有着参差不齐的评比,但对琴岛学院的评价出奇一致:这是所“中国知名、区域一流”的独立学院。

独立学院能不能办好,“母校”的姿态很重要

在一年一度的报考季里,“如何报考独立学院”又一次成为热门话题。

自从1999年7月,我国第一个独立学院在浙江大学诞生以来,政策红利刺激着国内独立学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20年来的实践证明,独立学院不但能培养出优秀的本科毕业生,而且能与其他学校联合培养出硕士毕业生。但我国独立学院的发展并不均衡,有些独立学院因各方面的原因已被停办。

独立学院是改革的产物,承载着培养人才的另一种探索。从其定义中便可看出——《独立学院设置与管理办法》的表述是,独立学院,是指实施本科以上学历教育的普通高等学校与国家机构以外的社会组织或者个人合作,利用非国家财政性经费举办的实施本科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

这意味着独立学院有其特立独行的地方。“独立学院能不能办好,‘母校’的姿态很重要。”张伟星的另一个身份,是青岛理工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他强调,“独立学院要学会独立走路,否则‘长不大’。” 

一方面要求独立学院“要独立”,另一方面独立学院名称前通常由公立高校名称领衔,呈现出“公立高校名称+独立学院名称”的组合,这两方面就意味着在对待独立学院态度上,“母校”拿捏好自己的态度很重要。琴岛学院成立于2004年,是青岛理工大学按照新机制、新模式举办的独立学院。这种新机制、新模式,便是前者的“独立性”,包括独立的校园和基本办学设施、相对独立的教学组织和管理、独立招生、独立颁发学历证书、独立进行财务核算、独立法人资格等等。

在张伟星看来,琴岛学院在创办之初,便瞄准了国内高等教育的部分“痛点”,比如大学生动手能力弱、创新能力弱、演说能力弱,对症下药,该院通过制度鼓励学生“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琴岛学院党委书记王乐生向科技日报记者介绍,该院各个系部组建各类各项“三下乡”社会实践团队70支,近千名琴院学子在老师的带领下走出校园,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掌握的本领,走进城镇,走进乡村,以实际行动助力精准扶贫,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在实践中受教育、长才干。

学生自由选择专业,不必考虑分数够不够

当高考分出来后,“够不到”心仪的专业怎么办?

在琴岛学院,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因为该院所有专业都是应用型专业,特色鲜明,在填报专业志愿时,学生尽可把自己最喜欢的专业填在第一位,不必考虑分数够不够。

这是十分灵活的专业政策,比如理工类学生可转入所有理工类专业和文理兼招专业;文史类学生可转入所有文史类专业和文理兼招专业;艺术类专业之间可互转;按大类录取的考生可在大类中任选专业或者按规定转专业。

在2018年的专业满意度评比中,琴岛学院以专业满意度100%的好成绩力压其他各高校,这与该校倡导将专业选择权交给学生不无关系。

“过去高中和大学有什么关系?学生在进入一所大学时往往没做过什么准备,也没有研究方法和研究能力的准备,只是分数够了而已。今天我们的高考制度改革应该打通高中和大学教育的人才培养通道和体系。”这是山东省教育厅巡视员张志勇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五届年会上分享的思考。人才培养,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在该过程中最重要的是高中与高校的对接。

琴岛学院负责招生就业工作的副院长赵连营向科技日报记者表示,在多元对接新形势下,大学与高中要建立新的联结“链条”。在这个链条上,学习兴趣的联结、专业学习基础的双向联结、“高校选科”与“高中选课”的对接、综合素质的双向联结环环相扣,高校只有按照自己的办学定位和专业要求,早作谋划,积极应对,才能顺势取得更好的发展。

前不久,琴岛学院在潍坊举办了合作发展论坛,关注学生的培养过程与培养质量,力争与生源地高中建立新联结“链条”,打通选才渠道,实现“无缝对接”。

投资教育需要情怀,探索另一条“孕育桃李”的道路

大约十五六年前,前公办学校教师隋玉桂与她的朋友章含之有过一场对话,后者致力于创办一所大学,把美国的一个教育管理公司引进中国。而此时的隋玉桂已经到了耳顺之年,退了休,内心却没有放下教育梦。

今天的琴岛学院所在地,当时还是一片大约1000亩的洼地,有个窑厂,有几座坟,几棵树,一条沟,荒草丛生,这些现状使美国的投资公司拒绝合作。梦想哪能放弃?在家人、朋友、学生和投资者的努力下,隋玉桂没用美国人的一分钱,硬是推动建了十五万平米的校舍,并通过了教育部的考核和评估。这是山东省首批独立学院。

投资教育是需要情怀的。在隋玉桂心目种,“孕育桃李”是梦想,更是追求。为了实现梦想,她拒绝卸甲归田,而是探索另一条“孕育桃李”的道路。

情怀的支撑可不是随便说说,而是真金白银的投入。琴岛学院的材料成型专业只有七个学生,但学校坚决不砍掉这个专业,而是继续配置资源为学生们的梦想投入。要知道,正因为人少,这个专业每个学生的培养成本是一般专业的十几倍。

气派敞亮的旋压装备先进制造技术重点实验室里摆满了荣誉,记者粗略数了数,二三百项之多,这其中有山东省大学生科技节的大奖,也有专业性的全国三维数字化创新设计大赛大奖,既有团体奖,也有个人奖,而荣誉墙旁边,学生们正在一台台机器前学习忙碌的身影。记者了解到,这所学校目前教学科研仪器设备达1.69亿元,生均超过万元,建设了69个实验室,强化了学生的动手能力。

这一切离不开专业管理者、专业教师的呕心沥血。在先期利用青岛理工大学的师资力量、办学和管理经验、教育改革成果和其他优质资源的基础上,琴岛学院花大力气引进、培养一批优秀教师,建设了一支有较高教学水平的,专业结构、学历结构、职称结构、年龄结构合理的师资队伍,确保教育教学和人才培养质量。

具有情怀的投资人,专业的管理团队,上进的氛围,都使得那些外界对这所独立学院的未来充满着期待。

(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记者 王延斌 王建高)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